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借鉴国际农村发展经验促进我国乡村振兴

时间:2020-01-20

北京大学教授黄继坤在党的第十九次代表大会上提出实施农村振兴战略。最近,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发布了《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简称《规划》)。《规划》不仅符合中国国情,而且体现了国际农村发展的普遍规律。

1。国际农村发展的主要经验之一:发展道路遵循结构转型与农村转型相辅相成的规律。只有加快转型,才能更快实现农业和非农业劳动生产率的趋同,从而消除城乡收入差距。

这种被誉为经典的转变主要来自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经合组织)成员国的发展经验。结构转型(Structural transformation)是指从农业向工业和服务业的经济转型过程,为农村地区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对农产品的需求以及先进的农业设备和生产资料。农村转型是指通过提高农业生产率来促进农业多样化和商业化以及农村劳动力非农就业和农村地区可持续发展的转型过程。它为结构转型提供廉价劳动力、食物、纤维和资本积累。中国农村振兴《规划》也特别强调统筹城乡发展。国际经验还表明,只有促进结构转型和农村转型,才能更快实现农业和工业/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趋同(或农业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农业就业的比重),实现城乡劳动收入平等。在加速工业化的过程中,英国、美国和德国分别在18世纪中叶、19世纪初和19世纪后期实现了农业和非农业部门劳动生产率的趋同。许多其他经合组织发达国家过去也经历过类似的结构和农村转型。日本和韩国虽然工业化起步较晚,但通过加快结构转型,两国分别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基本实现了农业劳动生产率和非农业劳动生产率的趋同。

发展中国家农村发展的经验进一步证明了结构转型对促进农村转型的重要性。例如,巴西、智利和乌拉圭等南美国家实现了相对成功的转型,加快了结构转型以推动农村转型,进而进一步推动结构转型。然而,许多其他南美国家要么未能同时促进结构转型和农村转型,要么结构转型未能推动农村转型,导致农村地区大量穷人。亚洲许多发展中国家也正在经历与经合组织相似的经典转型(如马来西亚、中国和越南)。他们的结构转型为农村劳动力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从而加快了农村转型。然而,在一些东南亚国家(如菲律宾和斯里兰卡)和南亚国家(如巴基斯坦),结构转型的速度相对较慢,这影响了农村转型和减贫的速度。

2。农村发展的主要国际经验2:人口的空间分布与结构转型密切相关,大多数发达国家的农村人口比例趋于20%左右。

《规划》在许多章节中强调了城市和农村地区的空间分布以及分阶段和按村庄类型促进农村复兴,这也符合国际农村发展经验。

国际经验表明,在加速工业化时期,农业就业和农村人口比例将迅速下降。例如,在英国(1700-1750年)和美国(1800-1850年)工业化50年后,农村人口分别占78%和85%。到1920年,日本的农村人口占82%。然而,在这些国家工业化加速期间,农业就业和农村人口的比例迅速下降:从英国降至190

一些发展中国家也显示出发达国家工业化进程中城乡人口变化的趋势,但许多国家由于过度或滞后的城市化带来了许多值得注意的问题。大多数工业化速度快、中高收入的发展中国家具有与经合组织国家相似的城乡人口变化特征。例如,马来西亚自1960年以来加快了工业化进程,农业国内生产总值所占比重从44%下降到2017年的9%,农业就业所占比重相应从63%下降到11%,同期农村人口所占比重也从73%急剧下降到24%。然而,一些拉丁美洲国家经历了过度城市化,导致人口爆炸、住房和就业困难、社会不稳定和其他问题。相反,印度等南亚国家的“滞后城市化”影响了农村转型和减贫的速度。

三。农村发展的主要国际经验三:明确农民的主体地位,充分发挥政府、社区和市场各自的作用,具有重要意义。

必须明确农民是农村发展的主体。《规划》明确指出,农民是农村建设的主体和主要受益者。国际经验也表明,农民最了解自己的优势和需求。让农民参与农村发展的规划和建设,使他们更好地了解自己在发展中的作用,对农村发展来说极其重要。同时,在农村转型过程中,提高农民的发展能力,为他们提供发展机会,是成功实现快速包容性农村转型的关键。

政府的主要作用是通过立法、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以及制定激励政策,为农村发展提供强有力的体制保障和政策支持。在美国、英国、德国、荷兰和日本等发达国家,政府在工业化进程中主要颁布了关于土地和农村空间分布的法律法规,以确保城乡地区在空间分布和功能区划方面充分联系和互补。后工业化时期,法律法规更加关注绿色、生态、多功能和可持续的农村发展。依法制定的城乡发展规划具有权威性,不会随着政府的变化而变化。同时,应注意城乡居民无差别的公共产品和服务的供应。此外,还在不同时期制定了相关政策,为农村发展提供激励,包括低息贷款、税收减免、收入补贴和引入竞争或市场机制,以优化资源配置和提高农业生产力。

高度重视农村发展过程中的社区规划和建设。《规划》多条提到了社区在农村发展中的作用。社区是项目实施的基本单位,是农村居民生产和生活的空间。国际经验也表明,社区规划和发展模式极其重要。德国的“巴伐利亚实验”(Bavarian Experiment)将“城乡对等”的概念纳入了村庄发展的总体规划。通过区域规划、土地整合、基础设施建设和发展教育等措施,城乡生活达到了“不同类型、相同质量”的目标。日本的“城-镇-村”合并将原来分散的小村庄合并为“镇”和“市”,总数减少了40%以上,促进了农村发展和城乡一体化。同时,通过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和农村生活环境的改善,企业被吸引到农村投资建厂,使一些村民无法离开村庄,减缓了农村的萎缩。此外,瑞典、丹麦、法国、美国等国也通过实施村庄合并计划降低了农村基础设施和公共产品的供应成本。

4。农村发展的主要国际经验4:农村建设项目注重“自下而上”的参与式发展模式。

“自下而上”的参与式发展

相反,以泰国为代表的一些东南亚国家实行了“自上而下”的投资模式。这种模式是直接从政府注入资金,在发展项目、金融机构和政府补贴之间建立联系,以获得对地方发展的财政支持。与“自下而上”模式相比,它较少关注农民的自主参与和主动性,农村发展往往更依赖外部金融支持,因此只能产生一些短期效应,缺乏长期可持续发展的动力。

5。借鉴国际经验推进我国农村振兴战略

《规划》的实施,在指导思想上强调“建立和完善城乡一体化发展体系和政策体系”,在实施原则上也强调“坚持农民主导地位”、“坚持城乡一体化发展”。《规划》第7、8、9、31章还对“统筹城乡发展空间”、“优化农村发展布局”、“分类推进农村发展”、“完善城乡一体化发展政策体系”做出了具体规划,充分体现了《规划》的前瞻性和科学性。根据以上《规划》章节和国际经验,提出以下四点建议。

首先,农村振兴的发展道路应该遵循结构转型与农村转型相辅相成的内在规律。通过结构转型,可以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来刺激农村转型,由提高农业生产力推动的农村转型可以促进结构转型。2017年,中国农业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已降至7.9%,但农业就业比重仍高达27%。据估计,到2035年,农业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将降至5%左右,农业就业的比重将降至10%左右。因此,加快农村劳动力向城镇转移迫在眉睫。同时,农业劳动生产率需要显着提高,以进一步缩小农业和非农业产业之间的生产率差距。

其次,城乡人口发展布局应更加注重农业就业与农村人口比例的相关性,合理规划中长期城乡人口空间布局。据估计,到2035年,根据国际惯例,适合农业和农村社会经济的农村人口比例将达到25%左右。然而,2017年农村人口比例仍将达到42%,未来20年将有大量劳动力向城市化转移。

第三,在明确农民是农村振兴的主体的基础上,充分发挥政府、市场、社区和农民各自的优势和职能。农民是实施农村振兴战略的主体和主要受益者。政府的主要职能是为农村振兴提供制度、政策和市场保障。社区或村庄应该充分发挥他们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同时,要制定合理的村庄整合长期规划,提高(或降低)农村人均基础设施和公共产品供给水平(或成本),加快缩小城乡差距。

第四,在农村复兴建设项目的发展模式中,要高度重视“自下而上”的参与模式。过去,农村建设项目基本上采用“自上而下”的模式,有许多成功的经验和教训值得总结。农村建设项目的“自下而上”立项和“自上而下”指导相结合可能更适合中国国情。

美食小厨房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雨花台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hcyxsq.cn 技术支持:雨花台资讯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