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毛驴短缺困住阿胶产业

时间:2020-01-15

9月11日,东阿胶董事长秦玉峰来到赤峰市巴林左旗,,中国北方最大的驴交易中心。他来这里投资建设一个万头驴医药养殖示范基地。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同大多数食品和药品公司一样,东娥焦一直受到原材料短缺的困扰。为了扭转驴数量急剧下降的趋势,该公司花费了数亿元尝试各种饲养模式,但都以失败告终。

现在,受农业改革的启发,秦玉峰希望通过农业资本化和社会投资来突破原材料瓶颈。因此,近年来,阿胶一直在不断推高上游阿胶和下游阿胶的价格。经过价格杠杆作用,养驴的利润已经超过养牛养猪的利润,引起了各国资本的关注。下游,不仅业内企业开始扩大阿胶生产能力,而且大量非工业资本也投资于工厂淘金。

上游养驴的利润大幅增加,下游的需求也在增加。阿胶产业链已经具备两个吸引资本投资的基本条件。秦玉峰正计划建立一个养殖示范基地,引导各种资本进入这片陌生的土地。

资本进入市场

“此行是为了在巴林左旗建立驴药种植示范基地,为吸引资本进入和实现规模化种植建立一个可复制的样本。”东冶阿胶总裁秦玉峰透露,目前,企业和政府已达成共识,下一步将是出具具体的投资报告,政府将出台相应的扶持政策。

根据每头驴6000元的市场价值,建立一个万头动物的示范基地需要6000万元。促使秦玉峰做出这一决定的是最近来自资本市场的频繁信号。

从今年开始,国内投资和养殖的资金量大幅增加。在呼伦贝尔,一家房地产公司想斥资数亿元建设一个20万亩的驴养殖基地,另一家当地国有牧场已经开始改造其驴养殖。甘肃庆阳的一家科技公司和辽宁铁岭西丰县的一家农业企业也联系了东鄂阿胶进行大规模经营。与此同时,资本市场研究人员已经开始调查这个水产养殖业的投资价值。“各种资本开始投资驴养殖,因为这个行业有两个基本要素。首先,养驴的利润已经超过养猪养牛的利润。其次,生产阿胶的下游企业数量持续增加,需求持续扩大,为其提供了长期发展空间。”秦玉峰认为驴目前有投资价值,但缺乏投资路径。企业希望首先建立一个大规模、标准化的样本库,制定财务模型,引导资本进入。

东鹅角计划在巴林左旗建立示范基地,巴林左旗是中国北方最大的驴交易中心。巴林左旗畜牧局局长哈斯巴根表示,驴最初是农民使用的,随着农业机械化的普及,饲养的动物数量急剧下降。然而,在过去的五年里,驴的购买价格一直在飙升,巴林左旗的饲养量已经开始从8万头上升到17万头。

兴隆地村肉驴养殖合作社总裁陶志富表示,这些年来,驴肉和驴皮的收购价格一直在上涨,每头驴从最初的400元攀升至约6000元。因为生猪市场波动太大,牛疫情难以控制,驴很少生病,市场稳定。与此同时,养驴投资回报率达到15%-20%,超过前者。许多村民已经改变了职业,村里已经有了40到50个户主的大家庭。

驴场数量增加,利润增加,使得市场交易量激增。目前,巴林左旗有500多名驴经纪人,他们纵横交错,控制着东北哈尔滨到西北兰州的活畜交易

长期以来,阿胶一直陷入原料短缺的瓶颈。随着农业机械化的普及,驴作为传统农畜工具的数量急剧减少,许多村庄已经“找不到驴”。

根据《中国农村统计年鉴》年的数据,改革开放初期,全国驴人口为748.1万,1990年达到1119.8万的高峰。自那以后,该数字逐年下降,1997年为952.8万,10年后降至2007年的730.6万,现在降至684.4万。

驴越来越少,驴皮的市场价格飙升。2000年,每张驴皮的市场价格只有20多元(每张驴皮约3.5-4公斤)。2010年,这个数字攀升至200元。2013年,每张皮肤价格飙升至600元左右,今年甚至上涨至1500元左右。在过去的十年左右,驴皮的价格已经上涨了70多倍。

事实上,就像东娥角一样,每个食品药品企业都会遇到原材料瓶颈。这些企业产业链的上游是农业,中游是工业,下游是服务业。工业化生产需要标准化、大规模和可追溯的原材料供应。然而,农业和水产养殖是分开管理的。农产品作为工业原料,生产标准不同,市场分散,难以追溯。农业规模小、分散、无序,难以满足现代工业的生产需求,是食品安全频发的主要原因之一。“为了突破原材料瓶颈,企业多年前就涉足上游水产养殖,试图用工业思维改造农业。”秦玉峰回顾说,不幸的是,前两次农业改革尝试没有成功,积累了更多的经验和教训。

早在2002年,东鹅角就开始涉足驴养殖业。多年来,已投资2亿多元,在山东无棣、辽宁阜新、新疆伊犁和岳麓湖建立了20个驴养殖示范基地。

但是,“自己养驴”的投资巨大,所需的人力、物力和财力都由企业承担。当时,东鹅角在伊犁山建立了一个大型育种基地。然而,后来人们发现山坡上既没有路也没有水。虽然建造了大量的围栏,但连草都不长。一个人怎么能养一头驴?岳麓湖基地全是碱土。打井灌溉和压缩碱后,要花五年时间才能种草。这家企业买了一台推土机,钻了一口拖拉机井,但后来因为成本太高而放弃了。在山东无棣,企业种植玉米并自给自足,购买机械和钻机井。投入和产出不成比例,他们损失了很多钱。当地政府甚至怀疑这些企业是打着农业的幌子被包围的。

秦玉峰认为,用工业思维来饲养奶牛喝奶和解决农业问题显然是不可能的。企业必须改变思维,想办法“四两拨千斤”。

从2007年开始,东鹅角逐渐改变游戏风格,实施“农民养驴”战略。企业采用“农民公司治理”和“农民合作公司”的模式,由企业提供饲料、养殖等技术支持,农民在家饲养。

很快,秦玉峰发现了“可怜的驴子饲养”的症结所在。因为养驴需要资本投资,农民往往没有资本,养驴的数量是3到5头,难以扩大规模。分散管理使得水产养殖标准和规范难以实施,也难以提供技术支持。许多农民看到这头驴刚刚长大,渴望宰杀并兑现它。然而,驴皮的明胶产量极低,许多指标不能满足阿胶生产的要求。为此,董爱娇还找到麦肯锡咨询公司提供建议。

整个阿胶行业的原料短缺状况不但没有缓解,反而继续恶化。

资本化出路

“如果驴子不再被饲养,它们的皮越来越少,已经流传了几千年的阿胶产业没有大米将不复存在。”秦雨菲

现在,秦玉峰坦言,近年来,原材料价格上涨已成为必然趋势,企业主动提高阿胶价格也是整个产业链健康发展的战略选择。

这一举动也给整个阿胶产业链带来了新的机遇。阿胶的双重价格吸引了各种资本流向下游生产环节。越来越多的企业生产阿胶,行业规模逐渐庞大。不仅原有企业开始扩大规模,大量中药企业和非工业资本也开始进入市场赚钱。例如,该行业的福交集团决定投资10亿元启动4000吨阿胶扩建项目。业外,同仁堂(。太极集团()。上海)、九芝堂、岩藻制药、山东红糖等抢购驴皮并投资建厂。

与此同时,下游生产企业的急剧增加使上游驴皮价格猛涨,最终利润不断向产业链上游传递到前端养殖环节。去年,驴皮价格翻了一番,购买阿胶的成本增加了2亿元,其中相当一部分转移给了农民。这使得养驴的利润超过养牛和养猪的利润。不仅是农民,而且各种资本都被利润吸引,悄悄地进入市场投资。

秦玉峰指出,通过价格杠杆,下游阿胶和上游阿胶养殖都有投资价值。阿胶行业终于迎来了资本市场面临的一个窗口期。他认为,只有通过资本市场,中国农业才能真正实现规模化、标准化、现代化和与下游产业对接,形成“富人养驴”、“资本养驴”的大格局。一个农民,一个企业,是做不到的。

然而,支持社会资本养殖数百万头驴并不容易,因为养殖示范基地很容易建立。目前,东鄂角已经与许多地方政府和银行达成协议,将扶贫资金用于工业扶贫。也就是说,在“公司银行规模农户”的财务杠杆模式下,政府将扶贫资金存入银行,银行将杠杆扩大五至十倍,向规模农户发放贷款,东娥角提供必要的技术、服务和销售渠道。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雨花台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hcyxsq.cn 技术支持:雨花台资讯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