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清华本科教育改革试点:通识教育成“必修课”

时间:2020-01-28

大一第一学期:中国写作,西方文明;大一第二学期:中国交流、中国文明和心理学导论;大学二年级:艺术和美学,批判性思维和道德推理,生命科学导论.

于今无法真正将这些课程与经济管理学院经济学和金融学背景的本科生联系起来。这些被称为“普通教育”的课程对高年级学生来说仍然是选修的,但是于今,一个2010级的大学生,毫无例外地成为了“必修课”。

于今不是唯一一个。当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钱颖一将通识教育分为“基础课程”和“核心课程”并邀请着名教授在美术学院、人文社会科学院甚至其他高校任教时,一些内部人士质疑:是否真的有必要动员所有人,投入大量时间“走旁门左道”?

但是钱颖一教授坚持。他认为人本身不是工具,而是目标。本科教育,尤其是商学院本科教育,甚至不是培养的工具,培养人才是目标。“把每个学生培养成具有良好素质的现代文明人比尽快进入专业领域要重要得多!”

“擅长中文”实际上是最大的问题

于今第一次进入中文写作班时并不这么认为。被清华大学录取的学生中,哪一个没有逃脱写作文的惩罚?在此之前,当钱颖一进入国资委主任李荣荣的办公室时,他从未想过清华学生一篇文章都应付不了。经济管理学院的学生很优秀,但是他们的写作能力很差。在官方文件、报告或电子邮件中,复杂的意思用简洁的语言清楚表达。名牌大学的毕业生缺乏这种能力。有时候,写一份简单的会议记录并不容易。”听了李荣荣的评价后,他回到学院,钱颖一找到了几位顶尖的文科学者。顶级学者坦率地让他哑口无言:在形式、结构和内容上都有“惯例”,它们是为不同的类别准备的。练习十多次,高考就要结束了。

经济管理学院开始将中文写作作为本科生的必修课。钱颖一聘请着名教师,要求他们不仅要培养自己的文学创作能力,还要培养自己的公文写作能力。完成课程的学生必须有能力写摘要、调查报告、备忘录或短文。文章必须有逻辑、观点和证据。阅读对象包括上级单位、政府部门管理人员、专业读者和一般公众。

不赞成于今发现自己错了。"写作实际上是按照不同的风格来规范的,通过逻辑思维来组织论点和证据,而不是华丽的词藻!"于今甚至没有想到,在第二学期学习“汉语交流”后,她对汉语素养有了“颠覆性”的理解。

作为领导者,你必须解雇几名员工。你如何选择时间、地点和交流方式?你是学生会干部吗,拒绝团队成员的重要建议,妥善处理细节?如果不是面试,通过电子邮件交流,我应该注意什么?平时,对自己的语言能力充满信心的学生非常低调,但在离开班级后,这些新生表现出更加优雅的举止。

中文写作和交流是普通教育的一部分,变化还在继续。

从“有学问的人”到“聪明的人”

“与中国人的沟通能力相比,包括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在内的大学生的人文科学素养都在下降,这更令人担忧。”钱颖一哀叹道,无论如何分析和解决问题,或者如何作为一个团队合作和领导,相当多的大学毕业生都缺乏应有的素质,更不用说诚实、正直和宽容等个人素质,以及理想和抱负等人生目标。

大一就要结束了。于今对这两门核心人文课程印象深刻,尽管起初她不明白“中国文明”和“西方文明”对商学院本科生意味着什么。着名历史教授彭林教授致力于研究

一名即将分娩的孕妇失血过多,母子极其危险,急需输血。然而,这对夫妇坚决拒绝了。他们信仰的一个宗教派别规定,信徒不能接受输血。医生赶到法官家获得许可,立即进行输血,母子平安。然而,在这名妇女获救后,她将医生告上了法庭。在这个发生在美国康涅狄格州斯坦福医院的真实故事中,如果你是一名医生,你会怎么选择?

本课程模仿了哈佛最受欢迎的教授桑德尔的“正义课程”(Justice Course),是国内商学院的第一门“道德警示课程”。无数充满矛盾的伦理情境和命题构成了公开讨论的主线。于今需要学习的是以分析、创新和建设性的方式判断和解释问题。“学习人类的所有知识,但他们没有批判性思维和道德推理能力。至多,他们只是有学问的人,远非智慧。”

永远与“应用你所学”无关

哈佛大学将普通教育分为8组:美学和解释性理解、文化和信仰、道德和经验推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也需要八组本科生,包括美国文化、艺术和文学以及社会和行为科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系前终身教授钱颖一精通海外着名大学的通识教育概念。“他强调人文、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等基础学科,但没有管理、法律或工程技术等应用学科。最终目标:发展个性,让学生为生活做好准备。”

然而,如今普通教育已经成为该国许多大学可选的“大开眼界”或“娱乐课程”,学生们感到非常“水”。一些学院和大学把这作为一门实践课程来补充他们的专业,所以工科学生必须学习管理和法律,而其他的则成为专门的入门课程。在过去,学校总是被认为是学习知识的地方,教授的职责是传授知识然而,在钱颖一教授看来,学生不仅应该学习新知识,还应该问好问题。这包括好奇心(对现成的答案不满意)、想象力(想象各种可能的答案)和批判性思维(挑战现有的结论)。“这正是中国学生最缺乏的基本思维能力。在一年级和二年级的通识教育过程中,这一问题需要得到纠正。”

经过语文、英语和数学三个基础班,钱颖一将普通教育的核心课程归类为人文、社会和自然科学。“普通教育的本质应该在20或40年后被学生记住。即使在短期市场利益的诱惑下,通识教育的目标也是改变学生的思维方式和观察世界的视角,并且总是与他们所学知识的应用无关。“据了解,在清华大学,更多的院系将在经济管理学院改革试点的基础上尝试本科教育的新探索。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雨花台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hcyxsq.cn 技术支持:雨花台资讯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