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万字长文|医疗大健康投资究竟是蓝海还是红海?跨界到底是不是一个伪命题?

时间:2020-01-09

2017年股票投资市场的现状如何?哪些经历需要碰撞和分享?2018年的风去了哪里?风险投资和体育在新的一年有什么战略变化?行业将会创造什么样的商业传奇……”由青科集团和投资界共同主办的第17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将于2017年12月6日至8日在北京举行,聚集了股权投资界的精英们,从趋势、策略和行业的角度来分析这个时代。

在“大健康产业投资2.0”圆桌论坛上,戈德堡投资集团常务合伙人胡雪峰、海达投资常务董事兼合伙人陈桥、林静首席执行官兼合伙人高斌、红杉资本中国合伙人卢晓波、袁遗资本常务合伙人杨荣睿、仙瞳资本常务合伙人杨晓明、中森荣创常务董事张长勇、安然基金创始兼常务合伙人赵春林参加了讨论。

以下是客人们的不同意见:

1。医药行业与其他行业有一个显著的区别。其周期性相对较弱。风险来临时,下跌阻力相对较强。刮风时,上升的通道没有其他行业快,但相对稳定。

2。除了一些刚性需求之外,在消费升级的理念下,医疗卫生领域还有许多灵活需求的机会。一些注重高端、不同层次、多样化需求的医疗服务机构,或者有利于补充第三方医疗机构的公立医院,应该享受政策的暖风。

3。把握医疗服务机构在整个医疗服务中的联系,必须下沉。通过医疗服务,它延伸到所有领域的医学、仪器和测试。

4。无论哪个大公司,其核心竞争优势都必须是技术和创新。

胡雪峰:大家下午好!我是胡雪峰,哥特投资集团的管理合伙人。我非常高兴并感谢青科为舞台上的所有来宾提供了在医药和卫生领域交流投资的机会。戈德堡投资集团目前专注于医药和医疗保健投资。我们在这个领域已经工作了16年。从投资角度来看,在制药、医疗器械、诊断试剂、医疗机构和医疗美容领域已经有了更多的布局。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投资了70多家企业。我们还有自己的上市公司博雅生物。医疗器械领域投资了美瑞医疗,我们也是美瑞医疗的创始股东。医院领域已投资上海美华。在这个领域,Gotegard投资于整个舞台布局和整个产业链。哥德加德提出的概念是,大规模卫生投资的广度应该伴随着工业运营的深度。我们受工业资本的驱使,在这个领域进行精耕细作。

舞台上的七位嘉宾也是非常重量级的投资领袖。首先,每位领导者将简要介绍自己的基金、投资理念和一些健康思想。

陈乔:我从事医疗保健已经11年了。海达投资主要集中在医疗保健和智力两个方面。我们已经投资了50家企业,9家已经上市。海达专注于工业和投资。不追逐风,看重投资;看看赛道和赛车。不要要求规模,要不断提高。

高斌:我是林静的首席执行官兼合伙人。我们在二级市场做了很大努力。今年二级市场上有三种产品在私募市场上排名第一、第二和第三。当然,我们在一级市场也相对成功。林静在2003年进入了健康领域。我也是仁济医院集团公司的总裁。在高峰期,她接待了20多家医院。投资凤凰医疗,第一家在资本市场上市的公司。我觉得医疗行业是一片蓝色的海洋,这个市场有很多事情要做。

胡雪峰:高总是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赢家通吃,这也是整个产业链的布局。红杉资本是这个行业的领导者。陆先生总是自我介绍。

陆小波:我是陆小波,红杉资本的医疗合伙人。红杉以投资互联网领域而闻名,并投资了许多明星项目。事实上,医疗应该说是好的,但是没有办法。主要原因是互联网太耀眼了。事实上,我们没有积极推广医疗,但事实上红杉从2007年开始投资医疗。现在也有十年了,医疗项目累计超过70个。过去,人们对医疗的印象是一个相对长期的领域。红杉从2016年开始收获一些高质量的项目。2016年,范俭生物和北大医学将上市。今年,华大基因和证大医药将在纳斯达克上市,姚明生物将在香港上市。此外,三家公司正在排队,今年和明年将有五六家公司向公众报告。我们看到,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一些非常高素质的龙头企业已经逐渐进入退出期。

Sequoia过去在医疗领域的投资策略实际上过去有一定的互联网基因,愿意投资于分行业的总公司或龙头企业,所以我们可以看到Sequoia在医疗领域各个分行业的龙头企业基本可以覆盖。

对于未来医疗领域的投资策略,我认为除了保持领先地位,当然,我们还需要在更关键的子行业做进一步的挖掘和深入研究,然后更系统地寻找高质量的项目。我们不仅拥有领先地位,而且在更多的子行业也拥有领先地位。说实话,医学领域的不同之处在于,在互联网领域不太可能出现赢家通吃的局面。我们不仅要投资某个分部的领导,还要在每个分部认真学习、研究和布局。我也很高兴今天有机会和你交流。今后,我们将继续注重创新医学、精密医学和高成本医疗服务的布局。

杨荣睿:袁遗资本成立于去年,专注于医疗和金融两个行业。从这三个合作伙伴的经验和背景来看,我们认为这两个行业有很多共同点。首先是消费升级带来的健康需求和财政需求。第二,这两个行业与国家的政策密切相关,我们在政策变化的过程中抓住了这样的投资机会。第三,两者都有很高的技术要求。

谈到医疗保健,我们还掌握了几个非常细分的领域,以便进行更深入和彻底的研究。基因测序和各种测序技术的应用有许多安排。第二个主要方向是医疗器械和设备以及核心消耗品的进口替代和国内创新等领域。

第三,流动医疗主要以初级保健为基础。移动是一种技术。如何为传统医疗提供更好的解决方案是我们重视的方向。我们抓住了初级卫生保健、处方药和分销领域的一些机会。

杨晓明:我是仙童首都的杨晓明。我们专注于以下几个主要领域:生物医学、医疗、民生安全和生物医学技术。仙童资本最早做了一些孵化器工作,这源于对早期项目的投资。近年来,我们加大了风险投资行业的布局,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目前,我们将继续投资于精密医学、生物医学等领域。

张长勇:中信融创是一家将大部分股权投资于成熟企业和上市公司的机构。我们希望在企业发展过程中提供良好的金融服务和资产并购,支持企业转型升级,提升企业财务实力和企业价值。在医疗保健领域,我们的投资有两个逻辑起点。第一个逻辑起点是帮助医生实现他们的价值,帮助医生更有尊严地实践。我们关注几个领域的投资。首先,医疗辅助诊断技术帮助医生更加智能。其次,医生可以看到更多,看到真相,比如云成像技术。第三是武装医生的手。外科机器人可以大大延长他们的职业寿命。第二个逻辑起点是为患者提供更方便、高质量和价格合理的医疗服务

赵春林:我是安然基金的赵春林。安然基金投资早期项目。我学习生物学,出生于科学研究领域。我在实验室呆了将近十年,然后在辉瑞工作了几年,然后在美国呆了13年。我于2003年回到中国,开始代理销售医疗器械。公司出售后,我进行了投资。2011年,我先是作为合伙人在郭可嘉工作,然后在剑桥首都工作。去年年初,我设立了安然基金。安然基金是一个早期基金。它投资三个方向:药品、医疗设备、医疗服务和智能医疗。我们也更加重视它们。

安然基金的特点是,我们中有几个人出生于商界,并有医学相关的专业背景。在去年投资的20多家公司中,仍有三四家是与企业家一起成立的公司。和他们一起,我们可以找到一个合适的领域和一个有希望的方向。例如,安然少女、天海安然、安然基因等。是由我们的基金和企业家一起建立的公司。

医疗是非常健康的。是蓝海还是红海?

胡雪峰:在座的八位嘉宾都有医学专业背景,或者一些投资者有金融背景,这还不完全是跨行业的。然而,众所周知,近年来,几乎所有行业的投资者都开始涌入医药和一般健康领域,导致该领域一直非常热门。那么,这个地区目前是在蓝海还是红海,为什么这个地区吸引了如此多的关注?

与此同时,国家不断出台一些新政策,如加快审批,允许中国认可和使用海外国际临床数据,并在中美同时上报。此外,还进行了深入的一致性评估,评估范围也扩大到对注射剂和中药的重新评估,以及对某些辅助药物实行这一限制政策。还有一些好消息。2025年中国制造对医疗器械有好处。这些可能会给大型医疗行业带来一些新的变化。这些新的变化肯定会给我们带来一些投资机会,但对一些企业来说也可能是一场巨大的危机。

在如此巨大的环境变化下,如何投资和管理这一领域,或者如何更好地将工业和投资结合起来,以促进这一大健康领域的发展。请让海达的陈先生先发言。

陈乔:我认为医疗保健行业受政策影响很大。在过去两年里,这项政策一直处于动荡时期。对于这个行业的企业来说,有几个是快乐的,也有几个是悲伤的。从两个角度来看,首先是从消费和支付两个方面来看,这两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每个人都去医院看病,发现药品比较便宜,然后医院有了药品比例,或者说是消费比例的限制。也许我认为这种药对主要医疗市场的公立医院的消费结构或业务结构有很大的影响。这将给整个行业的投资机会带来一些变化。我认为应该首先打破使用药物支持医生的局面。在薪酬机制完全到位之前,医院可能会寻找一些新的商机。

简而言之,我认为任何能提高效率或降低医院成本的产品或服务都有机会。这是一个大声明。从供给方面来看,创新应该是医疗行业供给方面深入改革的主题,即鼓励创新。特别是,今年对医疗器械创新的鼓励应该比前几年更加强烈。包括临床方面的一些制度改革,这一政策应该是从研发到整体注册和审批的措施相结合。这一系列配套措施将对一些创新仪器、创新药物和制剂等出口领域大有裨益。过去,对口服制剂的一致评价和对注射剂的重新评价将为一些扎实的科学研究和一些高质量的企业提供一个在曲线上超越的机会。

此外,从政策角度来看,在第19次全国代表大会之后,国民健康将被提升到一个国家竞争力的顶峰,这就有很多机会进行分级诊断和治疗以及初级卫生保健。除了一些刚性需求,在消费升级的概念下

高斌:医疗市场非常大。去年的市场超过3万亿元。今年似乎有近5万亿元。2021年将达到13万亿元。未来五年复合增长率将为27.2%。胡总说这份文件,我总结道:放松管制,吸收资源,鼓励创新。

林静已经深入参与医疗13年了。他对这个问题有深刻的理解。他抓住了医疗服务机构在整个医疗服务中的纽带,必须沉下去。通过医疗服务,他扩展到医学、设备和所有领域的测试。我们称之为“根据地”,也就是说,你按照根据地的风格往下走,这样你就可以在一些分区里找到一些领导,然后把他们扔下去。这是林静独特的方法。

卢晓波: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每个人都投身于医疗保健领域。短期内会有一些泡沫,或者估值会有压力。但与此同时,我们必须看到泡沫本身的好处。就像当年的互联网泡沫一样,只有互联网泡沫才能吸引更多优秀的企业家创业。只有这样,才能有更好的商业环境和像谷歌这样的大企业出来。医疗也是如此。有了更好的环境和更多的资本,中国可能会成长为一个伟大的公司。因此,从大格局的角度来看,它也带来了好的一面,这实际上是一个更好的环境和企业家的机会。

至于医疗卫生行业的投资,我认为更高要求的是专业性。细分市场太多,专业产品和技术太强。不是说资本一出现就被完全覆盖,专业精神肯定是一大障碍。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有必要不断学习,不断提高对该行业未来发展趋势的判断,深化和系统了解专业技术方面,进而形成更强的洞察力。这实际上对投资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此外,我对创新有深刻的感受。投资者主要投资于未来。目前,互联网领域的阿里、腾讯等中国公司接近美国互联网公司的市场价值。然而,中国目前生物医学领域最大的公司市值只有300亿美元,而全球市值最大的生物医学公司强生(Johnson & Johnson)的市值超过3000亿美元。10年或20年后,中国有机会在未来创建一家伟大的生物医学公司吗?因此,从大的逻辑角度来看,差距越大,未来的想象空间就越大。无论哪个大公司,其核心竞争优势都必须是技术和创新。国家政策必须是从更高的角度促进生物医学领域的创新和发展。在生物医学领域,中美之间仍有很大差距。目前,国家政策给予了很多支持,资本也给予了很多支持。我相信专注于技术创新的公司将来会有更多的机会。

在红杉看来,过去的基因一直是尽可能早投资的投资者,成为企业家最重要的投资者。在变革到来之前,我们需要能够提前做出一些布局,所以我们未来的投资理念、技术和创新将永远是最重要的基石。当然,除了这个基石,未来选择的团队和技术方向也应该符合未来的大市场逻辑。现在,虽然有很多热浪和热钱,每个人都会感受到这样的压力,但核心是如何做好自己,因为虽然有很多项目,但事实上你每年总是可以投有限数量的项目,而最重要的是投好自己的项目。

杨荣睿:谈到政策层面的交流,人们对中国政策的评价在过去发生了很大变化。结果证明是可变的。政策层面正在发生变化。近年来,人们已经看到这种监管越来越接近市场,越来越多的事情可以被监管所容忍。在中国的监管中有一句俗语,“让子弹飞一会儿”。有些混乱。让你跑一会儿。用完之后,再做一个重要的决定。金融业和制药业都是如此。从医疗投资的角度来看,我们不能完全看p

杨晓明:前面的客人讲得更详细。我想和你分享我对这两个问题的看法。首先,一个关于红海和蓝海的问题。对中国来说,红海应该是一个正常现象,对各行各业来说都是如此。作为一家投资医疗领域的投资机构,人们可能很容易聚在一起。我们相信,只要我们有足够的专业能力和技术优势判断能力,我们总能找到一些面向蓝色海洋的高质量项目和企业。

第二是政策的改变。首先,医疗行业受到严格的政策监督。从中长期来看,它有利于行业的发展和行业内公司的发展。当然,它应该会对一些企业产生影响。因此,它是一把双刃剑,将逐步推动行业内主导企业优胜劣汰的进程。

除了医药行业本身的一些政策外,其实我们也应该关注整体的财务政策和首次公开募股政策。例如,发展和审查委员会最近进行了一些重大改革。从投资的角度来看,事实上,它有利也有弊。对于一些组织来说,他投资的一些企业只是赶上了政策的收紧阶段,可能会遇到困难。

张长勇:我认为这是投资的红海市场,企业家的蓝海市场。一个好的增加资金的政策意味着企业家是不够的。这是我的感觉。我看到基石资本投资伙伴说,我们的竞争对手不是其他企业家,不是其他企业,而是资本。他谈到投资药店。他以资本团队的形式获得了20亿元。他找不到合适的企业家,自己去做了。即使有资本团队,医疗创业的门槛仍然相对较高。许多人都在盯着医学人工智能。我仍然建议我们更加关注初级医疗服务市场。中国医疗卫生机构总数为98万个。只有29,000家医院、200,000多个社区服务中心和诊所以及460,000家药店。在去年的79亿次就诊中,41%在医院,55%在初级医疗卫生机构。新进入者应该削减哪些领域?我仍然建议更多的人进入初级卫生保健,这样可以为人们提供更好的价格和更方便的服务,这也是我们投资的目的。

赵春林:现在是开创医疗事业的最佳时机。我们这里的许多人和我都是学生。当我们2003年回到中国时,我们想自己开一家公司。当时,中关村政府捐了10万元。现在我们投资一家公司。当我们去当地政府时,我们必须筹集数百万和数千万美元。金钱涌入这个领域,然后许多人开始创业。现在,从事医疗投资的人开始专业化,要么是在这个行业,要么是在这个行业干了很多年。投资者需要有更高的专业水平。此外,投资者可能会更多地关注早期阶段。上市前,你不能在后面摘水果,也不能往里面放钱,现在这是卖方市场。

对于基金,我们有两个方向。一是去门槛较高的地方,即新药研发。我们最近投资了许多新药研发公司,许多外国公司高管也开始了自己的业务。另一个是早点去。现在我们和许多公司一起创办新公司。我们尝试了一种新的药物研发模式,叫做惠科创新。许多外国公司不想开设研发中心。我们利用中国科学院的资源建立了新药研发孵化器。因为安然基金的股东是中国科学院,并且利用中国科学院的资源,惠科创新已经与辉瑞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辉瑞公司帮助我们将药品从国内市场转移到国际市场。这是我们的尝试。我想对这里的所有朋友说,这是一个开创医疗事业的好机会。我不想让每个人都去看红海和蓝海。我认为更多的钱对企业家有好处。对投资者来说,对你的要求更高。首先,你应该看看早期阶段。第二,你应该更加专业。

跨越国界是一个错误的命题吗?

胡雪峰:综上所述,我们认为医药卫生领域的市场是广阔的,充满希望的。你为什么这么说?我们争论他是红海还是蓝海。我认为至少现在还为时过早。我们预测未来整个健康产业的规模将达到8万亿。从现在到2020年,市场空间仍然很大。我一直认为,从长远来看,它一定是一片蓝海,而且它仍然保持着每年20%-30%的高增长率。这也是制药业不同于其他行业的一个显著特征。其周期性相对较弱。当风险到来时,其抗下跌能力相对较强。在干旱的情况下,上升通道不如其他行业快,但相对稳定。高投入、高监督、高门槛、长周期,这仍然是相当明显的,所以在这一领域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这是第一点。

第二,从当前所有的政策变化来看,鼓励创新、淘汰传统制药企业和传统品种、淘汰低端模仿、鼓励研发人员脚踏实地地进行自己的研究是当前所有政策的核心重点。

第三,对投资者提出了严格的要求。不管投资者是不是专业人士,你对产业链的研究有多深,你是否能亮出你的眼睛去寻找独角兽,找到优秀的项目,支持和培育优秀的项目。这是对投资者专长的非常高的要求。

广度促进认知。我们不仅要注意健康的广度,更重要的是,要看深度。你有工业背景和专业背景吗?我们称深度创造价值。如果你把大型的健康产业拿出来,你将会成为这个行业的领导者。

对所有企业家和投资者来说,医疗保健是一个高度负责任的领域,涉及到国民经济和人民生活,需要更高的社会责任感。无论是企业家、投资者还是基层工作者,我们都必须扎扎实实地去伪存真,扎实地做好医疗工作。我们必须回到治病救人的本质,最后是经济效益。我们应该坚持这一点。

赵春林:我们认为真正的顾客是医生。病人在医疗系统中仍然没有发言权。医生有很多声音。你做什么样的事情,你能说服医生吗?安然基金(Enron Fund)投资的许多项目,其创始人至少有医学或药学背景,可以有沟通语言,然后用自己的方法来提高医疗效率。我认为,无论医疗行业是什么行业,只有当医生和医疗行业的人成为龙头企业时,我才会投票。

高斌:什么是创新?创新之一是深度,另一个是广度。医学界非常专业。它最初是相对封闭的。现在随着放松管制和投资市场的逐步开放,跨境交易越来越多。我认为这种现象很好。我出生在金融行业。当我管理医院时,我感觉非常强烈。从投资的角度来看,每个人都应该把握一个基本点,那就是保持不变,应对变化。你所熟悉的是你的基本点。然而,当你越过边界,从这个角度看另一个领域时,此时你的视野是完全不同的。

杨荣睿:我个人跨越了金融和医学领域。谈到健康,我认为跨境是一个错误的主张。我从2004年开始投资医疗,包括消费和技术投资。我发现在过去的几年里,整个医疗卫生行业一直在不断发展。有两个方向在深入。一是引进新技术。所谓的跨境人工智能医疗实际上并不是跨境的,而是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等补充现有医疗卫生的所有技术。或者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卫生行业已经充分发展,需求也得到充分细分,从而带来了更大的投资机会。

从第二个角度来看,其他行业的发展,如金融业或医疗业,也具有跨国性,因为原来的整个支付系统主要是以社会保障为基础的。随着医疗支出越来越大,社会保障支付体系越来越不能满足每个人的需求,导致

陆小波:我来自市场,很多问题都很现实。无论什么样的模式,一切都将保持不变。生产真正的必需品或应用级产品是必要的。一般来说,企业需要创造收入和利润。还需要真正解决临床痛点。无论病人还是医生愿意付钱,大多数时候这是每个人都想象的场景,说到付钱,没有人能不付钱就继续下去。有些人真的很愿意给你钱,这会产生很好的回报。这一定是很有价值的东西。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杨晓明: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错误的提议。科学技术、文化和医疗的结合一直存在。这是一个自然的过程,不能强加于人。它本身是不可分割的。

胡雪峰:医疗领域欢迎跨境人员、跨境思维和跨境运营商攻击我们的传统产业。然而,我们希望跨境一体化将是促进医疗卫生行业发展的最佳途径。这是第一次。

第二,我们仍然要把握医学和医疗的本质和主线。无论概念是什么,形式是什么,医生和病人是两个关键点。能否解决医生的痛点,能否解决病人的痛点,最终病人能否得到更有效、及时、有效的治疗是医学的基础。医学的本质是什么?药物有三个主要特征:安全性、有效性和可及性。安全性和有效性是由专业人员解决的问题,而可达性是由跨境人员解决的问题。这样,跨境专业人员和传统专业人员可以有机地结合起来,行业可以得到更快、更好和更有效的发展。

非常感谢所有在场的客人,也感谢所有的朋友。我希望我能有更多的交流。谢谢!

youtube.com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雨花台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hcyxsq.cn 技术支持:雨花台资讯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