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医者|92岁敖忠芳:高龄坚守一线,救活一个人就救活一家人

时间:2020-01-25

他满头银发,戴着老花镜,和蔼地微笑着。这是江苏省医院(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高级专家组组长兼血液学教授敖钟芳的印象。

最近,敖钟芳因92岁高龄坚持在前线工作,每周查看600多份医疗报告,并去一家高级专家诊所就诊,这引起了网民的赞扬。这个话题一旦进入微博搜索列表。

江苏省医院数据显示,主任医师、医院终身教授、高级专家组组长敖钟芳从事医疗工作60多年,擅长血液系统各种疑难杂症的诊断和治疗。

1月7日,奥钟芳告诉《澎湃新闻》()的记者,她出生于1928年。她大学毕业时没有得到父母的支持,但她坚持学习医学。她想利用自己在医学方面的专长来摆脱女性就业的困境,成为一名对社会有用的独立女性。

多年来,敖钟芳不断学习、总结和提高自己的医术,潜心学习,认真对待每一个病人。病人也给了她很多积极的反馈,但仍然错过了,并在许多年后拜访了她。

奥钟芳很高兴能够解决病人的问题。奥钟芳说,退休后,我觉得我不需要这么多年的医学知识。真遗憾,“汽车只是不停地推着停着。”

如果你想成为一名独立的女性,报名参加医学技能考试

澎湃新闻:你参加医学考试的经历是什么?

敖钟芳:1947年,我进入大学,1954年毕业于南京医科大学。当我申请医学院时,我的父母不同意,但我仍然坚持自己的想法。父母不同意有两个原因。首先,当他们长时间学习医学并且需要学习7-8年时,家庭的负担会增加。其次,当时学校对医学生的要求极高,淘汰率也很高。如果学生学习失败,他们就不会升到大二。那时,我哥哥告诉我学医学太难了,所以让我不要申请医学。我说,如果别人能读,我也能读。后来,我的家人逐渐觉得学医可以治病救人,并开始支持我。

澎湃新闻:你为什么坚持学习医学?

敖钟芳:有两个原因:第一,当我四五岁的时候,我因为眼睛受伤而住院。医院的环境很安静,医生也很和蔼可亲,这让我感觉很温暖。这在我心中埋下了学习医学的种子。第二,当我还是个年轻人的时候,我看到很多女人在社会上没有地位,被认为是花瓶。很难找到工作,更不用说自力更生和独立了。我想学习医学并有一项技能,这样我就能成为社会需要的人,成为一个独立的女人。

澎湃新闻:毕业后你将在哪里当医生?你选择哪种医生?

奥钟芳:我于1954年2月毕业。那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这个国家很穷,需要医务人员。所以我和我的同学在1953年进入医院实习。当时,我在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当时叫江苏医学院附属医院)的内科工作。内科理论上要求更高,我个人更喜欢它。

澎湃新闻:你目前的工作是什么?

Ao钟芳:1994年我退休后,领导任命我为医院专家组组长。后来,领导让我协助“健康管理中心”的工作,并负责检查。医院需要的是我的工作。我想根据体检报告筛选医学疾病,分析受检者的危险因素,做好受检者慢性病的防治工作。慢慢地,我发现这项工作也很有趣。

拯救一个人就是拯救一个家庭

澎湃新闻:当你第一次进入医院工作时,你的心态是什么?

Ao钟芳:我清楚地记得我第一次带着120辆救护车去病人家进行急救。这时,救护车铃响了,但我找不到主治医生,所以我跳上了一辆公共汽车

敖钟芳:当我第一次进医院工作时,我发现很多书都没用。我在实践中开始学习,理论和实践相结合。有不同症状的病人应该了解疾病的发病机理。同一种疾病的症状可能对每个人都不同,这就要求医生善于学习、思考、总结并逐渐积累和成长。我每天都读书,不仅在内科和血液科,而且在其他科室,为了学习各种医学知识,了解医学的进步,而不是学会与时俱进。

澎湃新闻:你什么时候进入血液科的?

Ao钟芳:血液学是内科的一个分支。我大约在1962年进入血液科。那时,血液学课程没有老师,领导想让我承担这个负担。我认为我应该服从组织安排,医院的需要是我的工作。因此,我开始进一步学习,并在回来时开始学习这门学科。那时,我不仅要坐着看医生,还要给学生上课。起初,我对血液学不感兴趣,但经过深入研究,我发现我非常喜欢它。我经常告诉学生,兴趣不是天生的,而是可以培养的。经过钻探研究,兴趣逐渐培养起来。

澎湃新闻:经过这么多年的医疗服务,你有没有留下深刻的印象和感动?

奥钟芳:很多年前有一件事我仍然记得很清楚。1990年,当人们听说白血病是一种无法治愈的疾病时,这一地区的药物很少,一些医生不想接收这样的病人。当时,一名38岁的南京市民被其他医院诊断为急性白血病。形势相当严峻。我参加了会诊,会诊结束后,他自愿转到我这里治疗。经过一段时间的化疗,他成功出院了。此后,他每年都给我写一封信。2000年后,他在信中说我救了他的命。现在他的儿子被清华大学研究生院录取了,他的家人非常高兴。当我看到这封信时,我非常感动。医生救了一个人,也就是一个家庭。

当我坐在沙发上时,一个病人来看我

澎湃新闻:你认为医生应该对病人采取什么态度?

敖钟芳:当病人来看医生时,他们已经很担心和害怕了。如果医生面无表情,非常冷漠,病人和他们的家人会更加害怕,所以医生必须对病人有一个好的态度。让病人坐下来谈论身体症状。医生应该仔细听,仔细看病人带来的材料。在判断病情后,我会向病人详细解释,以便他能尽可能地理解。有时候我半个小时都读不完病人带来的资料,但是病人已经很感激能够继续阅读这些资料。

医生治疗病人,除了医疗,他们还应该给病人生活和精神上的支持。治疗绝对不依赖药物。医生应该关心病人。

澎湃新闻:你觉得医患矛盾怎么样?

Ao钟芳:医生和病人之间的矛盾多年来一直很突出。应该详细分析医生和病人之间的每一个矛盾。对于医生来说,我认为我们应该努力获得病人的信任。如果病人不可信,医生就会失败。当医生太忙时,他们应该优先考虑他们的工作。治疗更危险的病人时千万不要放松。我已经指派了一名医生来照顾所有患有严重疾病的病人。病人不能无人照看。医生应该坚持“救死扶伤”的工作。

澎湃新闻:你从病人那里得到了什么反馈?

Ao钟芳:我对病人态度很好,病人喜欢看我。当我去高级专科诊所看病时,有些病人经常盯着我,直到我去看他们。我们彼此都很熟悉。我开玩笑说病人已经变成了我们的病人。这表明病人信任我。有许多病人已经治愈多年,没有忘记我。1989年,江苏淮安有一个孕妇徐。当时,其他医院诊断她患有白血病,并表示成人和儿童都无法存活。在我诊断后,我发现她只是溶血性贫血。经过治疗,徐女士成功生下一名女婴。更多

敖钟芳:当我能够观察疾病并治愈人们时,我非常成功和快乐。至于我周围的人,我是他们的咨询医生。他们都喜欢打电话询问他们的健康问题。我也很开心。对他们来说,我是一个有用的人。我也愿意帮助每个人解决问题并帮助别人。

澎湃新闻:你打算什么时候坚持工作?

奥钟芳:我现在还能做。等到我做不到。我很高兴能够解决病人的问题。经过60多年的医疗服务,我一直在从事临床医学。真遗憾,退休后我不再使用我的医学知识。我认为一个人能工作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这种才能很有价值,因为它对国家、社会和家庭都有贡献。退休后,如果你做出更多的贡献,你将会有更多的价值。

过去的条件太困难了,但现在这个国家的医疗产业发展迅速。

澎湃新闻:当你是医生时,这个国家的医疗状况如何?

Ao钟芳:当时医疗条件非常困难,资金、人才、设备和药品严重缺乏。在六七十年代,我想专注于这方面,但那时我太穷了,连最基本的电脑都买不起。白血病很难治疗。我想在这个领域取得突破。我想建造一个层流室,但是没有钱我做不到。我也想做干细胞移植的研究,什么都不会发生。我记得当时这个部门需要一台显微镜,但是医院负担不起。后来,当医院拿到显微镜时,院长把它交给了我的部门。我喜出望外,把它当成了珍宝。

当时药品也很短缺。我记得有一个病人想服用长春新碱,它是杭州一家制造商生产的,但不是我们医院生产的。为了让病人买药,我写了一封介绍信,让病人的家人带着这封信去浙江医科大学找主任,让主任委托人去找厂家买药。目前,这种药很常见,但在那个时候,我们都把它当作珍宝。

澎湃新闻:中国医疗行业发生了什么变化?

敖钟芳:我们这一代见证了中医药的飞速发展。现在医疗条件很好,药品很丰富,医疗技术也很先进。这个国家也培养了许多医学人才。这些变化得益于国家的经济发展、改革开放、科技进步,并且变得富强。

澎湃新闻:你家里还有其他医生吗?

Ao钟芳:我有三个儿子,其中一个受我和他父亲(也是医生)的影响。他开始是军队的卫生工作者,读完博客后回到了家。现在他也在江苏省医院工作,是一名呼吸科医生。此外,她在美国的孙女也在哈佛大学马萨诸塞州总医院工作。她的研究方向也是血液肿瘤病理学。她非常喜欢做科学研究。

澎湃新闻:你对年轻医学生有什么建议?

Ao钟芳:年轻人应该学会继承和创新。为了继承老一辈医生的医疗技术和精神追求,年轻医生必须掌握好基本技能。现在医疗行业发展如此之快,没有创新就无法继续。没有继承和创新,医学就无法发展。(本文来自澎湃新闻,请下载“澎湃新闻”应用程序获取更多原始信息)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雨花台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hcyxsq.cn 技术支持:雨花台资讯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