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台湾科技产业“迷路”:活似老年痴呆 风雨飘摇

时间:2020-01-07

台湾六月是梅雨季节。乌云大部分时间都笼罩在岛上。每年的这个时候,作为世界第二大科技产业展的台北电脑展(Taipei Computer Show),已经成为来自世界各地的科技产业玩家聚集在这里的最重要原因。

与十年前相比,人们对个人电脑行业的关注已经变得不那么有吸引力了。然而,作为台湾企业的东道主,唯一能记住的亮点是华硕、宏等传统信息技术企业发布新产品。移动互联网似乎很难在这个岛上找到踪迹。

沿中山高速公路从台北市中心向西南行驶约60分钟到达新竹科学工业园。台湾有许多高科技公司,所以被称为台湾的“硅谷”。在过去的40年里,台湾的科技产业从零开始经历了巨大的变化。几年后,台湾岛上有许多科技园,但没有一个带着互联网基因成长为“中关村”。

当被问及为什么时,大多数台湾公司给出的答案是,他们习惯于硬件制造,但要求变革的声音并没有停止。甚至出租车司机也可以告诉你,“未来赚钱的是互联网服务,而不是信息技术。”

业内人士说,“行业需要改变。”一些数据也证明了这一观点,因为相关市场正在萎缩。以个人电脑行业为例。IDC数据显示,2013年台湾市场整体规模萎缩了16%,受影响行业的收入下降了12%。这一趋势也蔓延到今年第一季度,宏的市场份额下降了16%,华硕下降了3.2%。

但问题是,今天台湾的科技产业迫切需要什么样的变革?

上个世纪有一个黄金时代。

近几十年来,台湾的经济发展经历了两次重要变化。20世纪60年代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的转变,以及80年代后工业产品向资本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的转变。前者催生了台湾的科技产业,而后者则是台湾致力于发展高科技产业的结果。

然而,关于台湾科技产业的最早故事发生在1973年。那一年,台湾成立了工业技术研究所,其最初的使命是支持技术产业的发展。随后,台湾将电子产业确立为台湾经济转型发展的重要目标,并将集成电路作为加速向高科技转型的最佳方案。

经过多次调查和筛选,RCA技术于1976年引入台湾。后者对台湾科技产业在半导体等许多领域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那些跟随工业技术研究院接受RCA培训的年轻精英将来也成长为行业巨头,包括联发分公司董事长蔡明杰、TSMC副董事长曾凡成等。

台湾凭借其强大的半导体产业链,在全球范围内催生了许多知名的科技公司,包括宏、华硕、宏达等品牌公司,以及和硕、光大等合同制造商。直到今天,台湾在个人电脑和手机产业链的上游仍然保持着强大的影响力。

在随后的快速发展中,科学工业园创造了台湾高科技产业的辉煌发展,台湾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电子产品生产基地。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新竹科技园的停电可能会影响北京中关村乃至世界电子产品的价格波动和市场供应。

具体来说,台湾拥有世界领先的半导体代工制造商,并建立了完整的集成电路(集成电路)供应系统。以薄膜晶体管液晶显示器(薄膜晶体管液晶显示器)为代表的光电产业也与韩国企业平起平坐。它改变了个人电脑制造商从零部件生产到整机装配的模式,建立了完整的生态链,加快了产品营销的速度。以宏为代表的制造商不仅推出免费品牌抢占市场,还成为包括笔记本电脑在内的个人电脑行业快速发展的案例。另一方面,华硕代表了从电脑主板进入个人电脑市场的另一种情况。

台湾科技产业在现阶段取得成功的原因是

上述知情人士还表示,“优秀的人力资源是台湾产业升级的最大推动力。”事实上,台湾大部分科技公司都采用了科技股份和奖金分配制度(所谓的“奖金分配”是指将年度经营利润的一定比例分配给员工,奖金根据公司股份的票面价值支付给员工,因此员工与公司的经营密切相关),这被认为是最有能力留住人才,也是台湾科技产业发展的重要关键。

慢速发展

台湾的科技产业曾经创造了巨大的产值,但是随着国际经济环境的变化,一些国家和地区的快速崛起给整个科技产业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尤其是美国、日本、韩国等国家的制造业都在大陆投资,使得新的制造业产业链等国家有机会与台湾竞争。

从外部环境来看,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大陆相关企业迅速崛起,特别是在移动设备方面,深圳的产业链远比台湾完整;其次,三星自行开放产业链上下游的效果开始显现,使得台湾的代工制造企业不再主动。第三,高通、苹果和其他芯片制造商也开始打价格战和专利战,从台湾公司手中夺取市场份额。

从台湾科技产业的角度来看,TSMC晶圆代工、UMC集成电路设计、宏达、富士康、宏的系统工厂,甚至已经迁出台湾的华硕、吉佳、微星等主板制造商,TSMC的电源也越来越难以适应市场。

当年的高科技产业已经成为今天的传统产业。在这个领域,依靠大规模生产和低价抢订单的模式已经行不通了。一位台湾分析师表示,“多年积累的合同制造使得台湾科技产业难以与高价值挂钩。”

此外,未来几年,市场竞争将集中在互联网服务上,而台湾没有任何软件或互联网巨头。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台湾工业没有意识到生存危机。在过去的十年里,科技行业感受到了合同制造的隐患,其中宏达电、宏和华硕选择打造品牌在市场上竞争。他们在不同的消费电子领域取得了惊人的成绩。

然而,这种优势并没有持续下去。如今,三星在台湾街头手机广告中的数量和规模远远超过宏达电。在电信营业厅,三星、诺基亚和一些内地手机品牌随处可见,而宏达电只是展示的一部分,并没有得到任何特殊的优惠待遇。

此外,人才流失也是制约台湾科技产业发展的重要因素。一家台湾科技公司的高管表示,近20%的员工选择在大陆工作,不包括经常往返大陆和台湾的人。

一名台湾网民在博客中写道,“我过去认为当工程师是件好事,可以鼓励孩子们将来追求事业,但现在我更愿意让孩子们发展自己的兴趣。”

与台湾年轻人交流会发现,即使在科技行业,他们的生活压力仍然很大。啃老族在20-30岁的台湾年轻人中很普遍。这当然是有养老政策倾向的原因,但一些台湾年轻人说,不同科技公司的薪酬会有很大差异,只有“长者”才会等。

32岁的王志成在一家台湾信息技术公司工作。他告诉腾讯科技,大学毕业后他在富士康工作了6年。去年,他搬到了他现在的公司,工资增加了1.5倍。他说,科技行业的大多数台湾年轻人现在都有这样的经历。

台湾大多数科技公司的管理层已经50多岁了,而最有创造力的年轻人却在浪费时间“烹饪”自己的资历。这是一件悲哀的事情。

4G和可穿戴设备市场会崩溃吗?

该行业的悲观情绪可能

首先,台湾电信运营商已经开始宣传4G服务,这可能是一个新的起点。5月29日,中国电信宣布4G正式推出,成为台湾第一家4G服务提供商。后来,电话和台湾的手机开始陆续提供4G服务。

在业界看来,4G意味着新的机遇。台湾手机总经理郑峻青表示,4G ARPU比3G高30%,增值业务可进一步增长103,335,420%。目前,台湾手机的月ARPU超过700元。此外,由于4G资费方案都与我的视频(myVideo)和音乐(myMusic)等增值服务相匹配,增值服务用户数量预计将从目前仅有的4033.3545亿人迅速上升。

富士康几乎同时也宣布将持有台湾运营商亚太电信的股份。事实证明,这是富士康利用市场初始阶段扩大行业影响力的表现。

第二,可穿戴设备的浪潮开始影响台湾的科技产业。在最近的台北电脑展上,联发还推出了一款代号为Aster的可穿戴设备芯片解决方案,甚至推出了整合前者的LinkIt开发平台,提供完整的参考设计,帮助推动可穿戴应用的发展。

台湾科技媒体《数位时代》援引工业研究院经济中心主任苏梦宗的话说,如果软硬件市场缩减到大中华市场,台湾将有机会实现垂直整合,甚至发展品牌。然而,他也表示,全球市场最大的挑战是品牌管理。

目前,台湾可穿戴产品的发展基本上有两条路径。宏、华硕和宏达电等主要品牌将在晚些时候进入市场,但这不是它们的发展重点。华硕和宏达电都披露了推出可穿戴设备的计划,但细节尚未公布。零件供应商和工厂大多停留在传统的工业时代,即帮助其他客户生产。

互联网仍然是最大的变革短板。

然而,由于媒体的吸引力,软硬件整合的理念已经在台湾的行业生根发芽。华硕云总经理詹姆斯洪表示,对台湾来说,软硬件整合带来的挑战是抛开硬件思维。硬件创新的能量必须由软件驱动。台湾焦大天使投资俱乐部CEO郭如勇表示,软硬件整合具有少量多样的特点,更适合初创企业的发展。

在这方面,台湾科技产业的共识是变革势在必行,应该有三个方向:

第一,由于地理因素资源有限,台湾科技产业应该选择注重深度培育的模式,寻求关键技术的突破,继续产学研互动。其次,应鼓励企业加强品牌形象建设,增强产品市场影响力,并结合其在全球供应链中的运营能力,提高其市场竞争力。第三:系统、系统地促进跨行业互补,提高原有产品和服务的附加值。

但这只是一个理论方向。目前,台湾科技产业最大的问题是“软”零件的短缺。

与中国大陆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产业的发展速度相比,台湾近几十年的表现并不令人满意。在台湾,80年代的论坛文化仍然非常流行。其中,成立于1995年的PTT BBS(包括PTT2),目前注册总人口约为150万。高峰时段,仍有超过15万的用户同时在线,直到脸谱网变得流行才改变。

此外,个人电脑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都没有在台湾产生任何有竞争力的企业。尽管存在人口基数问题,但与韩国在互联网领域的发展相比,我们知道这些并不是台湾错失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机遇的原因。

在台北,一名曾经是工程师的出租车司机告诉腾讯科技,“下一个收入来源是互联网服务,而不是信息技术。”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

youtube.com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雨花台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hcyxsq.cn 技术支持:雨花台资讯网| 网站地图